所在位置:首頁 > 修身齊家錄

焦桐千頃碧如洗

發布日期:2020-02-07信息來源:字號:[ ]

編者按:

家書抵萬金。家書,是家人的情感紐帶,也是傳承家風的重要載體。本版開設“中國家書”欄目,聆聽家書背后的故事,體會家風的培養與傳承,感悟筆墨字句中的精神力量。

親愛的外公:

您知道嗎?您魂牽夢繞的蘭考,如今脫貧了,是在習近平總書記親自關懷下摘下了世世代代扣在咱們蘭考人頭上的那頂窮帽子,過去的風沙內澇鹽堿變成了今天的金山銀山綠水青山,一望無盡的良田和一片片的泡桐林成為了咱們蘭考的名片……

外公,轉眼間55年過去了,您的子孫們是多么的想念您啊……您的孫輩中,如今最小的也都成家立業了。過了而立之年的我們,同樣也是食人間煙火的普通人,也面臨著“票子”“房子”“孩子”等種種生活中的難題。雖然在外人看來,出生在這樣的家庭可以說是自帶光環,但我們從來不敢懈怠,都在各自的工作崗位上踏踏實實地工作著。生活中的我們無論過得好與不好,都傳承您的教誨,本分做人,擔當做事。我們都可以無愧地對您說,我們都是您的好子孫,我們都在踐行咱們焦家的家風。

……

外孫:余音

焦裕祿同志一生鞠躬盡瘁,沒有留下一封家書。在他去世55年后,他的外孫撰寫了一封特殊的家書,傾訴自己對外公的思念,講述自己所理解的家風。

暮雪朝霜,不改英雄意氣

“俊雅,咱們生活這十幾年來,你跟著我吃了不少苦,受了不少罪,我對你的承諾也都不能實現了。我走了以后,你就更辛苦了,咱們有兩個老人你要好好孝敬他們,給他們養老送終;還有六個孩子,你要把他們培養成對社會有用的人。有一條你得記住,我死了以后,組織上會給你適當的照顧,其他的事情,你一定不能隨便伸手,向組織要錢、要東西、要補助、要救濟?!?/p>

這是焦裕祿臨終前說給妻子徐俊雅的話,他沒有留下家書,只留下了這樣的囑托。1964年,帶著無限的深情,焦裕祿與他工作過的大地融為一體。

他去世后,人們在他病床的枕頭下發現兩本書:一本是《毛澤東選集》,一本是《論共產黨員的修養》。

26年后,時任福州市委書記的習近平同志飽含深情,寫下一首《念奴嬌·追思焦裕祿》:

魂飛萬里,盼歸來,此水此山此地。百姓誰不愛好官?把淚焦桐成雨。生也沙丘,死也沙丘,父老生死系。暮雪朝霜,毋改英雄意氣!

依然月明如昔,思君夜夜,肝膽長如洗。路漫漫其修遠矣,兩袖清風來去。為官一任,造福一方,遂了平生意。綠我涓滴,會它千頃澄碧。

陪著女兒賣醬油

焦裕祿要求他的家人,在自己死后不向組織伸手,而他生前也是這樣做的。

大女兒小梅畢業以后要工作,妻子徐俊雅問焦裕祿怎么安排,焦裕祿說有三項工作可以做,讓女兒挑。第一個可以留在縣委打掃衛生,打掃廁所。妻子一聽,說虧你想得出來,叫你姑娘在你眼皮子底下掏廁所,不行不行。焦裕祿又說那就讓她當理發員,學一門技術。妻子說一個大姑娘天天給人家剃頭不好。焦裕祿又說,這兩個不行,還有一個就是去食品加工廠當工人。徐俊雅一聽當工人還行,戴著工作帽、穿著背帶褲,咱們工人有力量。報到那天,焦裕祿專門領著女兒去,說是食品加工廠,其實連手工作坊都不如,就是腌咸菜、造醬油,再挑出去賣。

焦裕祿特意給廠長交代:我把姑娘擱到你這是參加勞動的,一定不能讓她在辦公室。

體力勞動這一關,小梅倒是不怕,但讓她受不了的就是面子關——挑著擔子,走街串巷賣醬油和咸菜,碰見熟人、朋友,她覺得抬不起頭。焦裕祿說,別人能干,你為什么不能干?就因為你是縣委書記的姑娘?

有一天焦裕祿對女兒說,小梅,爸爸今天事不多,陪你去賣醬油吧,爸爸小時候賣過油,可以教你怎么挑擔子不磨肩,怎么吆喝能把東西賣出去。

小梅看著父親很自如地挑著擔子吆喝著賣醬油、賣咸菜,絲毫沒有不好意思的樣子,突然明白了:爸爸是縣委書記都不覺得丟面子,我有啥丟面子的。

二女兒焦守云回憶道:“說實話,那個時候我們兄弟姐妹幾個都小,不懂得什么叫家風,就知道父親對我們的要求很嚴?,F在看來其實也很簡單,第一,教育我們從小熱愛勞動,不能不勞而獲;第二,要艱苦樸素,不能跟別人比吃比穿,要比就比學習、比進步;第三,領導干部的家屬、孩子不能搞特殊化?!?/p>

戰勝困難要靠革命意志

披著外套、雙手叉腰、笑望前方,這是焦裕祿留給我們的經典印象。提起焦裕祿,很多人就想到蘭考、想到焦裕祿在蘭考“除三害”,其實焦裕祿在蘭考的日子僅有475天,從時間上來看,是他工作經歷中非常短暫的一段。

焦裕祿工作時間最長的是在洛陽礦山機器廠,在那兒工作了9年。焦守云告訴我們,正是在這個廠,焦裕祿完成了從小學生到大學生的深造過程。廠里把他選派到哈爾濱工業大學學習,畢業后他又到大連起重機廠當了2年的實習車間主任?;氐铰宓V以后,焦裕祿帶領科技攻關隊伍和工人師傅一起,生產制造了我國第一臺直徑2.5米雙筒卷揚機,填補了國家卷揚機科研項目的空白。從那時候起,進口卷揚機就成為了歷史。

可以說,焦裕祿在洛礦工作的9年,是焦裕祿精神形成的重要時期。焦守云回憶說洛礦是父親成長、成熟的地方,他長期在工業戰線和精密儀器打交道,養成了科學、嚴謹的思維方式和工作態度,考慮問題特別周到、全面。

焦裕祿在做一件事情之前,一定會認真觀察、反復思考,然后抓住主要矛盾。

到蘭考后,焦裕祿認為危害最大的不是“三害”,最大的問題是領導干部的精神狀態——有路子的干部都想調出去,外邊的干部不愿意到蘭考,因為實在太窮。

焦裕祿告訴大家,戰勝困難靠的是人的革命意志、革命品德。他提出了一句口號叫“干部不領,水牛掉井”。他想用這個簡單的道理告訴黨員干部,在大災大難面前,人民群眾眼巴巴地看著縣委,如果干部都挺不起腰桿,那群眾怎么辦?

于是李雪健主演的電影《焦裕祿》有這樣一個經典鏡頭:頂著大風雪,焦裕祿領著縣委的干部到火車站,看到了逃荒要飯的人。專列一到,大人孩子拼命往車上擠……

焦裕祿沉重地對大家說,你們看看,我們的鄉親背井離鄉去逃荒,我們有責任??!他通過這樣的方法來統一大家的思想。

“看著老百姓逃荒要飯吃苦受罪,我的心比刀剜還疼!”這是焦裕祿經常講的一句話。因此,他對自己提出了要求,就是縣委書記要善于當班長,不但要能干,還要會領。

心中的焦桐更茁壯

焦守云告訴我們:我母親一輩子都崇拜我父親,生前對我父親那么好,我父親去世后的幾十年,我母親幾乎住到哪兒就把我父親的遺像搬到哪兒,讓我父親一直陪伴著她。她對我們說,你們兄弟姐妹六個,哪個都比你們父親條件好,但哪一個還都比不上你們的父親。她說你們父親有兩個特點,第一是聰明,第二是刻苦。聰明是天生的,刻苦是他后天修煉的。

焦裕祿的兒女之間有個共同的約定,就是要守衛好父親這面旗幟,就算不能為父親爭光,也絕不能給他抹黑。這已經成為無形的家風。焦裕祿是一個貧窮的父親,但他給兒女留下了精神富礦。

回味著父親的叮囑,回憶著父親的形象,焦守云為電視劇《焦裕祿》寫了一首主題曲——《喊了一聲娘》,那直白樸實的話語讓人動容:“小時候我喊了一聲娘,山也應來水也響”,“出門時我喊了一聲娘,娘抻平我的舊衣裳”,“長大后我喊了一聲娘,天也闊來地也廣,人生的路啊步步留腳印,有娘我就挺脊梁”,“回家時我喊了一聲娘,娘撫平我的痛與傷。娘啊,娘啊,你的囑咐永不忘”。(劉同華)



股票配资平台哪个安全靠谱认准大牛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