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頁 > 修身齊家錄

鄭氏教子

發布日期:2020-01-17信息來源:中國紀檢監察報字號:[ ]

古往今來,賢母多多。為讓子孫正心誠意,志存高遠,精忠報國,不虛此生,或剪發退魚,或三遷其舍,或袒背刺字,或殺豬踐諾。甚至,尚在孕時,即“目不視惡色、耳不聽淫聲、口不出傲言”,行胎中之教,冀他年之果。其殷殷之心,切切之意,譜寫出一曲曲感天動地的壯麗凱歌。在這母愛的交響中,唐代鄭氏的捶楚之教雖顯別樣,卻尤具嚴母光輝。

《資治通鑒》記載,“鄭氏,性嚴明,早寡,家貧,居于東都。諸子皆幼,母自教之?!豹殦崛拥泥嵤?,日謀衣食,夜憂子教,為使三子心無旁騖、一心向學,遂隱慈為嚴,化柔為剛。

李景讓為鄭氏長子,領教母親的教誨最多,即便在飛黃騰達,貴顯龍庭時,母親依然對他極為嚴格。李景讓為浙西觀察使時,一位部下因觸怒了他,使他沖天火起,拿起廷杖,一頓痛擊。僅憑個人好惡亂施懲罰,顯然于情、于理、于法都難以服眾。果然,“軍中憤怒,將為變”。此時,后堂中的鄭氏聞知此事,立即敏銳意識到頃刻之間即可發生不測之變,遂當機立斷,走上前臺。她命令大兒子老老實實站在眾部下面前,厲聲斥責說:“國家刑法豈能成為你個人隨意發泄喜怒的工具,一旦導致一方不寧,你不只是上負朝廷重托,就是我這個白發老人也要含羞而死,還有何顏面見九泉之下的先人!”說完就讓左右家人剝下李景讓衣服,取來“家法”,要結結實實地鞭撻他的脊背。鄭氏的慷慨陳詞和大義凜然,瞬時熄滅將佐們心中的激憤,遂紛紛為他求情。但鄭氏不許,“將鞭其背,吏大將再拜請,不許,皆泣謝,乃罷?!?/p>

鄭氏之嚴厲可見一斑。其實,李景讓當眾受罰不過一個小小片斷,捶楚之教伴隨他一生,史載“景讓宦達,發已斑白,小有過,不免捶楚?!睉颓笆菫榱吮押?,是防微杜漸,避免以后犯下大過,是以獨特而鮮明的“語言”告訴他,什么事情該做,什么事情無論如何也不能做。

起初,鄭氏和孩子們住的小房子,大雨之下一段殘墻坍塌了,不想,其中竟有大量錢幣露出,這對于饑寒交迫的鄭氏一家而言,不啻一張巨大的餡餅從天而降??伤齾s異常嚴肅地對諸子道,不勞而獲必受災殃,更何況意外之財,怎敢貪心據為己有呢?于是盡將錢幣深埋地下。

在鄭氏的嚴教之下,三子皆進士及第,且“位至方鎮”,特別是長子李景讓最為突出,歷任御史大夫,西川節度使,官至太子少保、分司東都,謚號“孝”。

李景讓清廉如水,一塵不染。曾有好心人勸他:“公平生廉潔沒有一點積蓄,難道不為幾個兒子考慮嗎?”李景讓淡然地笑了笑:“兒子們難道能餓死嗎?”同僚李琢敬畏他的剛正和聲望,找機會前去拜訪他,據《新唐書》記載,李琢為安南經略史時,搜刮民脂民膏到了喪心病狂的程度,導致不堪忍受的當地百姓奮起反抗,“苛墨自私,以斗鹽易一牛。夷人不堪,結南詔將段酋遷陷安南都護府?!币妱莶幻畹睦钭涟瓮染团芑亓酥性?。這樣的人與李景讓簡直是水火不能相容,怎么可能坐到一條板凳上呢?李景讓故意回避不見,等李琢離去后,命令家人立即砍斷他上馬時踩過的踏腳石。

李景讓忠于國家,孝敬父母。宰相蔣伸曾在一次宴席上,特意斟滿一杯酒說:“請忠于國家、孝順父母之人飲此杯?!贝搜砸怀?,滿座賓客皆不語,因為這可不是一般的條件,要達到忠孝雙全的完美標準才有資格端這個杯。只有李景讓從容端起酒杯一飲而盡。蔣伸充滿敬意地說:“名副其實,沒有比李公更適合飲這杯酒的了?!崩罹白屧诔⑸蠌膩矶际峭L凜凜,不怒自威,但一回到家里,則是孝順兒子,雍雍睦睦,一堂和氣,“故雖老猶加箠敕,已起,欣欣如初?!?/p>

時人對李景讓不吝褒美之辭,紛紛譽之。唐人沈詢云:“中含柔嘉,表以堅白。直比汲黯,孝如曾參。素懷澹然,清節可貴。峻風規于臺閣,流愷悌于方州。居為國楨,出作藩柄?!薄杜f唐書》云:“景讓有大志,事親以孝聞,正色立朝,言無避忌?!?/p>

鄭氏三子皆以忠孝名于世,其捶楚之效自不待言。然而,一個不可忽略的前提,就是她“訓厲諸子必以禮”,而絕非動輒棍棒相加,以壓代教,更非暴力萬能。只不過是用“禮”這個準繩來規范之,捶楚之厲使之不敢輕易逾“禮”,“雖貴達,稍怠于辭旨,猶杖之”。正由于鄭氏對“禮”的嚴肅和堅守,對原則的毫不妥協和退讓,才使她“貞干嚴肅,姻族敬憚”,才使諸子終生敬之畏之。

鄭氏的捶楚之教,放在當時的歷史情境下,看似冷冽無情,實則情深似海。(馬軍)



股票配资平台哪个安全靠谱认准大牛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