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頁 > 清風故事匯

“廉”與“年”

發布日期:2019-02-21信息來源:大豐區紀委區監委字號:[ ]

大年初五,堂哥打電話來邀請我們去吃開年飯,放下電話,我又想起了多年前在堂哥家的所見所聞。

那是2009年的春節,也是大年初五,天灰蒙蒙的,沒有太陽,時不時飄下的小雨凍得人瑟瑟發抖。往日絡繹不絕的馬路上似乎并沒有熱鬧多少,只是偶爾飛馳過的幾輛小車惹來旁邊電瓶車上人們艷羨的目光。這里是2009年的春節,而我就是那個電瓶車上的人。

裹得跟粽子一樣的我,一路顛簸,終于到了堂哥家,完成每年的必備動作:拜年、吃飯。飯桌上,一年也見不到幾次的親戚們,寒暄著,說笑著,推杯換盞,其樂融融。

突然,門外似乎傳來了一陣呼救聲:“救命啊,救命啊,快來救救我……”大過年的,聽得有些瘆人。先出去的是幾個大男人,我膽子小,默默的跟在后面,平日看的各種電視劇情節涌入腦中,不禁一陣哆嗦。

出了門聽人議論,原來是隔壁鄰居榮哥從床上摔下來了,自己中風了又爬不起來。我跟著人群進了屋,一陣腥臭味撲面而來,腳還沒跨進房間門,就聽見表哥在里面朝我吼:“你別進來!”嚇得我趕緊收住了腳步,只聽見房間里窸窸窣窣的聲音,是幾個人把榮哥抬到了床上,大家又進進出出的好幾趟終于把他安頓好了。

印象中,榮哥大概四十幾歲的樣子,腿腳生下來就有些殘疾,一直也沒有能結婚,幾年前還跟老母親生活在一起,兩個人相依為命。而今,老母親也過世了,留他一個人孤苦伶仃,禍不單行,又中風了,生活不能自理,只能靠著母親留下的一點積蓄和親戚鄰居的救濟勉強度日。幾個人陸陸續續的從屋里出來了,陣陣長吁短嘆。

“今天要不是我們正巧聽見了,這人估計沒救……”

“是啊,是啊,進去的時候半邊身子都僵了……”

“這人啊,不能自理,活著還有什么意思……”

彼時的我剛上大學,身在象牙塔中,哪里懂什么人間疾苦。我問了句:“他這種情況,政府都不管嗎?不應該有低保,安排到福利院或者敬老院嗎?”所有的人跟看怪物一樣的看著我,弄得我挺尷尬。

“低保是我們這些窮老百姓能辦的到的?你看村主任的大姑子才能有低保呢……”

“對啊,敬老院里住的都是什么人,他怎么進的去……”

“她個小孩子,能懂什么,讀書都讀呆掉了……”

我似乎懂了些什么,國家的好政策與我們窮人有什么關系?這“年”與榮哥這樣的不能自理的窮人又有什么關系?

下午,我們便早早的來到表哥家,還是這個年,還是一樣的拜年、吃飯。沒到晚飯的點,我和我媽便出去轉轉。出門居然聽見隔壁傳來陣陣歡笑聲,我一陣詫異,心想:難道榮哥把房子賣給別人了?我們過去看看,居然是榮哥。他正坐在輪椅上,招呼幾個一般大年紀的男女聊天,面前擺滿了瓜子、水果,紅光滿面的。這還是當年的榮哥嗎?仿佛比四十多歲的時候還年輕了些,我震驚了。隨即,我們也加入了聊天大群中。

“榮哥,你現在精神挺好的啊,都能坐輪椅了,不用躺著啦!”

“是啊,現在有時候都能站起來動動了?!?/p>

“現在日子過得不錯啊,家里啥都有啦!”

“是啊,現在有了低保,家里有了保障,村里看我一個人的,又沒有什么生活來源,還把我放進了扶貧名單,每年都有領導來看我,不僅給錢還給買東西!國家的政策好??!”

“那你現在就正常住在這邊???”

“沒有,沒有,現在住進敬老院了,條件可好了,還有專人負責照顧我們呢,我想回來了,就回來看看,這不是過年啊,回到家里跟鄰居親戚們聊聊??!”

“是啊,是啊,榮哥現在在敬老院吃香呢,時不時的幫幫人家,大家都喜歡他呢!”

大家七嘴八舌地說著,我的心中充滿了疑問,幾年不回來的我,這是錯過了多少?這些年變化竟這么大了?

“以前那個村主任居然肯幫你辦低保,還幫你住進了敬老院?”

“他呀,怎么可能!他就差幫自己弄個低保了!”

“???”

“聽說他被紀委查了,主任是別想當了!”一個大媽告訴我。

“是??!是??!習大大上臺老虎、蒼蠅一起打,功不可沒??!這些蒼蠅比蚊子還會吸血,吸得全是咱老百姓的血!好在現在有紀委查他們,一查一個準,讓這些蒼蠅無處可躲??!”一個大爺說得義憤填膺。

“現在的主任是個小年輕,你別看年紀小,可是個腳踏實地替咱老百姓辦事的,我這低保和敬老院全是他替我辦的,好干部??!”榮哥有些激動。

我看著這間屋子,似曾相識卻又完全不同。十年轉瞬,從冰冷徹骨到其樂融融,改變的是什么?不過一個“廉”字。有了好政策、好干部,每天都是“年”。(儲苗苗)


股票配资平台哪个安全靠谱认准大牛时代